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现场
作家動態
首頁 > 動態 > 正文

胡世宗:我和詩人賀敬之

時間:2019-07-09 09:44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胡世宗(左)與賀敬之

一個人在一生中總是有一位或多位特別崇敬的人,這個人會像航標引領江上夜行的船只一樣引領著你向前走,會像磁石吸鐵一樣叫你心甘情愿地傾向著他。對于我,賀敬之就是這樣一個人。

我學生時代一個抄詩的本子上,抄有印度詩人泰戈爾、保加利亞詩人保泰夫、還有中國詩人冰心、聞一多、馮至、郭小川等人的詩,抄得最多的是賀敬之的詩,而且都是我背誦過的,如《回延安》《桂林山水歌》《三門峽歌》《歡呼紅色宇宙火箭》《我看見……》。

我是揣著我喜愛的許多詩集走進軍營大門的。1963年4月中旬,我們部隊在吉林省永吉縣的大山里進行國防施工,我從連首長訂閱的一份《中國青年報》上讀到賀敬之的長詩《雷鋒之歌》,喜歡得不得了,我反復地讀呵、背呵,沒有幾天,這幾百行長詩便無一漏句地讓我背誦下來了。我心里感激著一個寫出這首好詩的詩人名字:賀敬之!

第一次見到賀敬之是1965年11月23日,那一年我22歲,我因在連隊堅持業余寫詩,并在這一年連著在《解放軍文藝》雜志上發表兩組詩,被當做創作骨干,出席了在北京召開的全國青年業余文學創作積極分子大會。一天晚上,《人民日報》文學藝術和副刊部邀請出席會議的部分部隊代表到人民日報社作客,賀敬之等6位編輯熱情地接待了我們,賀敬之還在座談會上講了話,他主要講部隊的小劇創作,并未談詩。他是著名的歌劇《白毛女》的主要編劇啊!

1972年,我在北京為《人民日報》趕寫一篇稿子,所住總參四所在煤渣胡同附近,距離人民日報社宿舍的賀敬之住處僅幾步之遙。那一年的9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再版了他的《放歌集》,書店早已售光,我很想得到一本,就冒昧地給他寫了一封信,說明了自己的心情。沒有想到第二天他就派人把書送到了我住的房間,還附了一封信。這是我獲得的第一本賀敬之親自贈閱的詩集,成為我珍貴的收藏。

1975至1976兩年間,我在人民日報文藝部實習并幫助工作,報到的頭一天,我驚喜地發現,分配給我的辦公桌左上角一個廢置的裝稿件和函件的鐵絲編的文件筐里,全是賀敬之批閱過的稿件和信件,這個辦公桌就是他的!3年后的1979年1月,中國作協委托詩刊社召開了有近百人參加的全國詩歌創作座談會。在那個會上,我又一次見到賀敬之。

他講到藝術修養時,強調營養要豐富,不要偏食,他說:“我自己如果沒有‘五四’以來前輩詩人之作,沒有抗戰中我喜愛的詩人之作,我一個字也寫不出來。田間、艾青,特別是艾青,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作品我都能背得出來,開朗誦會,不用拿稿子。”他的話讓我鞏固了“學詩必背詩”這樣一條體驗。

1982年,我隨軍區話劇團《彭大將軍》劇組進京演出,我非常想請賀敬之看到這出戲,便托人代我請時任中宣部副部長的賀敬之同志和他的夫人、詩人柯巖大姐,他們如約來觀看了演出,還上臺接見了演職人員,給予很高的評價。為此我寫了報道,還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大半版的評論文章《舞臺上一個活的彭老總》。

1999年9月,賀敬之率一行人到遼寧朝陽地區考察之后,要經沈陽回北京,他打電話給遼寧的詩人劉文玉,并請文玉轉告我。我們如期接到了他。在沈陽的兩天里,文玉和我陪著他細致地參觀了“九一八”歷史博物館和沈陽郵政局百年文史館,看了怪坡,會見了詩友。一天下午,我們陪他去看望老作家馬加。他們都是延安時期的老友。其時馬加重病在身,有些脫相,說話木訥,畢竟九十高齡了呀!在分手時,在那個離客廳幾步遠的樓梯口,馬加突然背誦起賀敬之的詩:“幾回回夢里回延安,雙手摟定寶塔山……”這情景令所有在場的人異常驚喜!馬加和賀敬之一起參加過延安文藝座談會,賀敬之的人和詩磁性的強度,真的無法測量啊!

賀敬之優美的詩篇早已融入了我的生活和我的創作。那年重走長征路到了陜北,我大聲背誦著《回延安》、《又回南泥灣》,高唱著敬之作詞的歌曲《南泥灣》和《翻身道情》;2000年,我走近向往已久的的桂林山水,我高聲吟誦著:“云中的神啊,霧中的仙,/神姿仙態桂林的山!//情一樣深啊,夢一樣美,/如情似夢漓江的水!”在伏波山,在老人山……我都吟誦敬之經典的詩句,在開往陽朔的游船上,午餐有三花酒,我似醉非醉地呼喊著:“三分酒摻一分漓江的水,/祖國啊,對你的愛情百年醉!”賀敬之的詩句伴我走向名山大川。

2004年,我的45萬字的散文集《燭光》出版,在名人剪影里收入了在報紙上發表過的《給空氣以清新的柯巖》和《為時代放歌的賀敬之》。我把精裝的書寄給了他們。賀敬之很快給我用毛筆寫了一封信:

胡世宗同志:

尊著《燭光》及來信先后收到,謝謝贈書!

柯巖正趕校對她急待付印的長篇小說,我也因眼病,故未能很快通讀你字數頗多的全書。僅就讀過的若干篇來說,感到甚好,是優美的散文,又具有史料價值。

分寫我們的兩篇,令我們十分感動,是友情的記錄,是同志的激勵。只是有些過譽之處,令我們愧不敢當了。《歲月如詩》書名寄上。祝

夏安。

賀敬之

六月一日

因為另有一本散文集要出版,請敬之老師為之題寫了書名。

2006年我出版積累了大半生的八卷本《胡世宗日記》的時候,我首先想到了我最尊崇的詩人賀敬之,我請他題寫了書名,每當我看到莊重的深藍封面上那瀟灑的燙銀題字時,內心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景仰、驕傲和滿足。

2013年,在我年屆七十的時候,整理出版了一本大書《厚愛》,因為這本書有丁玲、艾青、劉白羽、臧克家、光未然、魏巍、袁鷹、浩然、李瑛、邵燕祥、苗得雨、高洪波、雷抒雁、張愛萍、劉振華、李文卿、張志民、高玉寶、端木蕻良、王曉棠、田華、孫其峰、董辰生、苗地等眾多的尊師好友贈給我的條幅和繪畫,是敬之老師給我題寫了書名。

2016年,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我整理了自己兩次重走長征路的詩作出版,敬之老師為我題寫了“紅軍長征 可歌可泣”8個大字,放在這本名為《雪葬》詩集的扉頁上。

2017年,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我創作了一部12000行的長詩《我們的軍旗》。這部長詩,歌頌了我軍從無到有,由小到大,經過戰爭與和平無往不勝的奮斗歷程,從南昌起義寫到習近平主席授旗。也是請敬之老師為我題寫了書名。

幾十年來,我曾多次探望敬之老師,每次探望都給我留下深刻的記憶。

我也曾帶著海泉兩次拜訪敬之老師。有一次,柯巖大姐還健在。敬之老師和柯巖大姐非常關心海泉的成長。2016年“十一”前,我和海泉又一次到敬之老師家拜訪,我們在一起親切地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交談。

我們說到劉白羽先生在文學創作和文化行政崗位上都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敬之老師仍十分關注著中國詩壇。他談到我在那一年8月31日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的長詩《延伸,我們的路》,他十分稱贊,他說很久沒有見到這樣的好詩了。

為這首詩的發表,敬之老師還曾專門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讓我感到特別驚喜。他這次又說:“你這首長詩寫得確實好,現在需要這樣的詩!”我說:“我確實是讀您的詩長大的。您的《雷鋒之歌》《回延安》《西去列車的窗口》《桂林山水歌》……太多了。我大多都能背誦出來。”敬之老師說:“ 年輕的時候還是寫得比較多。”我問:“寫《白毛女》那個時候是多大年紀?”他說:“我最早發表作品是1939年,寫《白毛女》的時候是20歲到21歲,跨年度的。后來在解放戰爭期間寫的也不少,現在有好多稿子都沒了,都是戰爭期間。但是全國解放以后加上身體不怎么好,尤其身體好一點以后又去做行政工作等等,寫得就很少了。”我知道他在中國戲劇家協會工作過,然后擔任人民日報文藝部主任、文化部代部長、中宣部副部長分管文藝戰線,做大量行政事務。敬之老師說:“后來很多時間、很費腦筋的時候就是在中宣部和文化部工作的這個階段,因為這個情況就復雜,絞腦子,沒有多少創作,沒靈感了。”

接著,敬之老師十分關切地問我《延伸,我們的路》都有什么反映。我告訴他,作家朋友黃傳會、王宗仁等許多人給予我支持和鼓勵,央視秦新民主任親自打電話征求我同意,讓我把長詩稍作壓縮,他說要請劉勁、丁建華、馬少驊、溫玉娟四位表演藝術家在紀念長征勝利的電視晚會上朗誦這首詩。我壓縮之后給他發過去,他嫌我刪多了,我請他以他的慧眼來做取舍吧。

我向敬之老師報告,在沈陽,《詩潮》雜志社召開了我重走長征路的詩集《雪葬》和長詩《延伸,我們的路》研討會,有多位專家、學者、詩人進行了探討和褒獎。

聽我這樣說,敬之老師說:“哦哦。這首詩可能是現在特別感覺到需要。我讀你的作品,這首詩是最打動我的啦!”我說:“謝謝鼓勵!”敬之老師說:“寫成這樣不容易。許多的長詩也寫什么革命歷史題材的,但是像這么成功的,還不是很多。”

我們還說到長詩《雷鋒之歌》,敬之老師說:“我寫長詩《雷鋒之歌》,確實有要講的話呢,就是我是真的動了感情的啊,當時我的理想、信念都在里頭,當然那個時候收到的社會反響是很強了。”他說:“我覺得宣傳雷鋒的時候,層次、思想境界還應該高一些,這個不是硬加給他的,雷鋒的思想確實是一個共產主義者的,經過了長的時間,越看就是這樣的。”

今年4月,我又一次拜訪敬之老師,我們談到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國家的巨變,談到詩歌創作的一些問題,我代春風文藝出版社單英琪社長和責任編輯韓喆請他做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詩歌精選的名譽顧問,并請他為這本名為《我愛的中國》詩選題寫了書名。

在今年3月5日到來之際,我應《中國國防報》編輯李媛媛之約,創作了一首長詩《雷鋒,我們需要你》,在《中國國防報》上發表后,多家報刊轉載,也有學校和社會團體朗誦表演。這首詩和我在李炳銀主編的《中國報告文學》雜志上發表的寫中國學雷鋒活動來龍去脈及其走向的報告文學《洪流萬里》,合在一起編成了一本書,由北方圖書城和遼寧美術出版社共同打造,由遼寧美術出版社出版,已是九五高齡的敬之老師欣然為我這本最新的書題寫了書名。

我在沈陽收到這幅題字時,我興奮地高聲朗誦敬之老師的《雷鋒之歌》:“假如現在,我還不曾、不曾在人世上出生,假如讓我再一次開始、開始我生命的航程……”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现场 奔腾彩票平台 时时彩江苏快3 华东15选5预测彩乐乐官网 好玩的三人纸牌游戏 群英会机选软件 电子游艺 31选7玩法中奖规则 牛牛坐庄简单赢钱方法 体彩31选7机选号码 捕鱼达人安卓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