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现场
網絡文學評論

被稀釋的青春——評辛夷塢的《我們》

時間:2019-02-28 10:45      來源:文藝報

距離辛夷塢的代表作《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連載已經過去10年有余,距離她因影視化改編而走進大眾視野也已5年有余,但作為網絡文學都市言情領域的早期作家,她擁有大量的成熟作品和IP資源,擁有海量共同成長的忠實讀者,擁有至今仍然筆耕不輟的創作能力和勤勉態度。但是,從近年來出版的《應許之日》到《我們》,必須客觀地說,辛夷塢似乎進入了她個人的創作瓶頸。相信作家本人更能體會,因而有了從都市言情到玄幻仙俠的轉型嘗試,最近出版的《撫生·孤暮朝夕》即為試水。轉型成功與否有待觀察,但《我們》作為辛夷塢言情類型的“終結”,讓她的個人特點與缺點、類型小說的代際更迭、時代審美取向的變革,都得以清晰呈現。

個人特色:在回首中重塑青春

都市言情,特別是其中的青春文學,跨越了傳統文學與網絡文學兩個范疇。一方面,作為傳統文學中最后一個現象級的文學類型,青春文學培育了大量年輕的讀者資源;另一方面,作為網絡文學起步階段最早發展的文學類型,青春文學又將文學傳統引渡其間,以豐沛的養分、熟練的技法和基礎的受眾,讓網絡文學得以迅速成長。

辛夷塢就是網絡文學早期發展中,一位引渡和奠基性的作家。因而對于她而言,雖然落筆而成的是面向女性讀者的都市言情、校園青春,但是她所思考的問題、打開的空間,卻遠遠不止青春年少的你儂我儂。從無憂無慮、至純至真的學生時代,寫到步入職場、進入社會的成年世界,是辛夷塢一系列作品的最大特色。相較于其他都市言情作品,或是以校園為背景,描摹情竇初開、毫無雜質的理想初戀,或是以職場為開端,寫下叢林法則中各取所需的利益結合,讓人們放棄幻想、換上戰袍。辛夷塢的作品,常常是將兩者相互拼接,并把接口處的斷裂作為文本最核心的內容加以呈現。

因此,前半部的校園故事,就不再是單純的快樂,而是充滿了內在的緊張感,面對即將來臨的畢業時刻,是抓緊時間盡情享受青春,還是從此刻起進入戰備狀態?后半部的社會職場,也不再是簡單的廝殺,而是充滿了成功后的空虛與失落,付出的代價是否值得、初心與殘夢能否繼續?外松內緊與外緊內松相互交替,兩段式結構與多層次情緒相互疊加,讓這些作品立體起來。在不同人物、不同時刻的多聲部交響中,“青春”被一次次打碎重塑,年輕的歲月和逝去的愛情,不再是令人愉悅的甜糖,而是逼迫讀者回首過去、直面自身的鏡子。

這一巧妙的結構,本是辛夷塢最大的個人特色,但是令人遺憾的是,在《我們》這部作品中,她放棄了這一特點,將筆墨先是集中于主人公祁善與周瓚成年后的社會交際,再是縮小到兩人之間的情感變化。年少記憶只留下穿插期間的吉光片羽,引出了幾個戲份雖多但并不承擔結構作用的人物。兩位主人公關系出現重大轉折、讓他們不斷逃避又無法忘卻的關鍵事件,被濃縮為海邊一夜。這個代表“青春”的核心十分脆弱,完全不足以支撐后續情感的糾葛,讓整部小說顯得力量失衡,甚至有些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感覺。

言情更迭:從必需品到錦上花

“80后”普遍承受著一種矛盾:他們成長中所繼承的思想資源,仍舊是啟蒙主義的,愛情作為自由、解放與個人意志的體現,在生命中具有難以取代的地位。與此同時,他們生活的現實環境,又是理想主義陷落之后的“啟蒙的絕境”,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整個世界范圍內的現代都市人,都普遍經歷著“愛無能”。正如博爾赫斯的經典意象,空無一墻的荒漠是最牢不可破的監獄,當推翻了一切限制,達到了絕對的自由,實質也就陷入了絕對的囚牢。

為了將愛情從這座囚牢中解放出來,“再造禁忌”就成為許多愛情故事的選擇。從美國電影、流行小說《暮光之城》中人類與吸血鬼之戀,到韓劇《來自星星的你》中與外星人結緣、《太陽的后裔》以海外戰場為背景,制造禁忌、克服困難、搶救愛情,成為曲線救國的策略。而辛夷塢的作品,則常常出現違背倫常的戀情:《晨昏》中,紀廷與同父異母的兩姐妹顧止怡、顧止安都產生了情感糾葛;《山月不知心底事》中,葉騫澤念念不忘的不是妻子向遠,而是妹妹葉靈;《我在回憶里等你》中,富家千金司徒玦,與家中養子姚起云情愫暗生……這部《我們》亦不例外,激發周瓚妒意,讓他正視自己感情的,正是青梅竹馬的祁善,愛上了他父親的私生子周子歉。

“再造禁忌”的方式的確可行,但是以“血緣倫理”來創造阻礙,其實有些投機取巧。偏于傳統的作者,是通過編織情節,將人物推向不得不為之的境地,靠利益、情感、道德的砝碼讓天平產生傾斜。樂于創新的作者,是通過安排設定,創造出特殊的種族背景和時空關系,從而打開新的文學類型,探討愛情更廣的可能性。而毫無社會歷史背景的血緣倫理困境,更像是作者將讀者強行摁頭。

更重要的是,文學的生產主力轉移到網絡文學以來,各種類型和設定以頻繁的速度不斷更迭,“再造禁忌”之外,人們亦開始重新評估“愛情”的概念與地位。經歷最初在愛情中糾纏的“虐戀文”,進入跨越時空追問個體價值的“穿越文”,再到放下感情、只為生存的“宮斗文”,衍生出顛覆規則、我即為王的“女尊文”,到現在女性強大后重回平等的“甜寵文”,社會發展、觀念更新、類型迭代,面對燈塔上的愛情之光,人們不再只會用“再造禁忌”的方式搭梯攀援,而是一步步墊高腳下的土地,搭建多維的價值體系,提升自我、與他平視。《我們》的愛情觀依舊停留在辛夷塢開始寫作的那個年代,希望以獲得愛情作為正視自我、體現價值、重估青春的鑰匙,但是文學與社會的語境,已然時過境遷,在大女主劇與職場小說蓬勃發展的今天,祁善寡淡的個人線,讓她少了點面對感情的舉重若輕。

時代變革:通過個體感受宏大

不能說辛夷塢沒有寫大時代、大背景的筆力,她的作品曾經以小小個體的愛恨歌哭,勾連起人們共同經歷過的那些轉型中的陣痛。也不能說《我們》就是一部質量不高的作品,都市言情類型的讀者中,仍舊不乏為之買單的鐵桿粉絲。盡管篇幅不長,但辛夷塢依舊在有限的空間中為每個人物都提供了不止一面的性格:周子歉為利益拋棄了祁善,卻又因情感陪伴在失勢的阿瓏身邊;朱燕婷初戀時是恣意綻放的不羈浪女,重逢后卻又能在舊情人房中釋懷清談;純情的大山姑娘青溪也會墮落,風流的花花公子隆兄也會動情。這些豐富的刻畫,都說明《我們》仍舊在及格線之上。

但是辛夷塢的能力、積累和創作意愿,的確在《我們》的創作中出現了錯位,把作品的視野和深度,都局限在了非常狹小的空間中。都市言情類型不是不能寫小情小愛,而是即便作為娛樂消遣,人們仍舊希望在其中感受到情愛背后對人性的體察、人物的成長,以及時代中的欲望與焦慮。《我們》安安穩穩地將故事放在富庶的中產階層,男女主人公在帶著花園的獨棟別墅群里比鄰而居,這個故事背后,大山那一面的貧苦被刻意忽視、野性被無限美化,如同子歉、青溪那“私生子”與“金絲雀”的身份一樣,只是為了點綴與獵奇。這都讓這個故事更像一戳即破的美麗泡泡。曾經《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愛情在不同階層之間遭遇的碰撞和詰問,《山月不知心底事》中,責任在不同價值觀之間的指認和角力,同樣消失不見。這個時代的文學欣賞品味越來越豐富,人們希望了解的世界越來越多樣,但辛夷塢的創作卻越走越窄小了,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或許因為同期出道的網文作家,大多都已停止文學創作,或許因為舊作進行的影視改編,讓資本對創作帶來了某些并非有益的影響,或許因為網絡發布和紙質出版的規則日趨增多,但這些更需要作者重新探索可行的方向。但是不要以故步自封甚至自我退步辜負這個時代,《我們》之中,祁善為周瓚留下的那句《浮士德》的名句,其實適合作者與讀者共勉:善良的人在追求中縱然迷惘,卻終將意識到有一條正途。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现场 时时彩期号对应码 足球比分大赢家 中华彩票网是黑彩吗 精准三肖不改料 下彩网app官方下载 山东时时官方开奖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稳赚包6肖3期必开一期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